香港六合彩本期开码结果

追夢人的故事|蟻崗宏:失明沒讓我停止追逐人生的腳步

關注:162     發表時間:2019-07-08 09:07:04 來源:特區青年報

說到盲人從業,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就是按摩,但很多人不知道,視障群體不僅會肢體按摩,還可以做“心理按摩”。

說到盲人從業,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就是按摩,但很多人不知道,視障群體不僅會肢體按摩,還可以做“心理按摩”。“心理咨詢師”對很多人來說已不陌生,從2004年開始,心理咨詢師的隊伍中有了盲人的身影。為了了解汕頭市目前唯一一名盲人心理咨詢師蟻崗宏的故事,記者日前來到他位于汕頭澄海的家中。


他的客廳布置得溫馨有序,與一般人家并無太大差異。客廳的顯眼位置擺放著一艘拼裝好的樂高模型船,秀氣靈動的書法和色彩鮮艷的繪畫作品貼在墻面上,客廳的一個角落里還有一輛山地自行車。“這些都是我兒子的。”蟻崗宏笑著說。蟻崗宏的兒子今年上初二,記者到蟻崗宏家里時,他正在學校上課。從家里的物件和蟻崗宏的描述中,不難勾勒出一個可動可靜的15來歲少年的模樣。


25年前的蟻崗宏大概也像這般意氣風發,一張擁有無限可能的未來畫卷正徐徐攤開,等待他去揮灑和描繪。那時,未滿20歲的他拿到中國農業銀行的委托培養名額,進入大學學習兩年的金融,畢業后他將供職于銀行,擁有一份穩定而體面的工作。但命運偏偏在這個時候來了一個急轉彎,把這位穩穩前行的年輕人狠狠甩出原本的航道。




蟻崗宏


不相信人生因為失明就這么完了


1995年畢業前夕,蟻崗宏的視力下降得非常厲害,不到兩個月,他的眼睛就幾乎看不見了。

  

“突然失明真的很慌,安全感和控制感一下子都沒有了。”蟻崗宏說。對于一個心理上尚未完全成熟的年輕人而言,命運的這個玩笑顯然是開大了。但蟻崗宏不相信,他的人生就這么完了。

  

1996年,蟻崗宏畢業后和父親踏上了近3年的求醫問藥之路。在一次遠赴新疆看病的過程中,他們遇上了幾十年未見的大暴雨。過天山時,洪水急流從山上瀉下,若不是司機及時轉向,被水流沖下山的后果不堪設想。如今回想,蟻崗宏仍覺得后怕。為了治好眼睛,那段時間,父子兩人不辭辛勞走南闖北。盡管這樣,蟻崗宏的眼病還是不見好轉。

  

“到后來覺得沒什么希望了,那就學點什么吧,”蟻崗宏說,“對于視障者,那時候,其實現在也還是,大家最先能想到的就是推拿。”于是,蟻崗宏也加入盲人推拿群體,經過學習,成為了一家大型休閑中心的推拿師。“大家對于視障群體缺乏了解,會把我們想象成奇怪的人,而且是特別奇怪的。”蟻崗宏說。上班的那四年,他時不時會受到客人有意無意的言語性侮辱,這讓他覺得難受。

  

2008年,蟻崗宏偶然看到中國盲人協會發出的一份文件:將給視障群體提供一次心理咨詢師的職業培訓。“當時覺得這應該是個不錯的職業,而且也是一項可以由自己獨立勝任的工作。”蟻崗宏說。2008年到2010年間,蟻崗宏順利考取了心理咨詢師三級和二級資格證。據統計,2004年至2017年間,中國盲協主辦的盲人心理咨詢師培訓班有160余人順利畢業并拿到國家承認的從業資格證,“其中持有二級證的僅十多人,而真正以心理咨詢師為業的全國僅有幾個,汕頭目前只有我。”蟻崗宏說。



面對質疑,用實力換取信任


拿證者多,成師者少,是因為要真正做好心理咨詢,還需后續不斷地進行自我再教育。這個過程,就是視力正常的人,能堅持下來的也是鳳毛麟角。了解到當時汕頭海豚灣心理咨詢機構與深圳將合作開設一個課程,蟻崗宏便前去咨詢。沒想到,工作人員得知他已考取二級證,便邀請他加入機構成為一名心理咨詢師。求職過程比想象中容易,但工作對于他的挑戰卻毫無折扣。

  

蟻崗宏從線上公益心理咨詢做起,“每周一到兩次在QQ群上做咨詢,大家都是打字,這樣交流就沒有什么障礙。”蟻崗宏說。積累了一定經驗后,他開始做線下咨詢。“視力正常的咨詢師可以捕捉到來訪者言語之外的更多信息,比如表情、肢體動作、身體反應等,對于我來說,這部分信息會缺乏。”因為這個,蟻崗宏常常受到來訪者的質疑:有的來訪者得知情況后取消咨詢;有的在咨詢結束后評價——我覺得你幫不了我,因為眼睛的問題;還有的來訪者發現蟻崗宏的眼疾后,整個咨詢過程都跟他對著干……

  

“看不到,能做心理咨詢師嗎?”這是很多來訪者共有的好奇和疑慮。蟻崗宏能夠理解他們的質疑,有機會他會解釋,但更多時候他用自己的實力換取信任。

  

有專家表示,任何人只要通過系統學習和鉆研都可以勝任心理咨詢師的工作,包括盲人。盲人雖不能“觀色”,卻是“察言”的高手,他們對語氣、語速、詞匯運用等分辨能力很強,會從聲音的抑揚頓挫中聽出對方的情感和情緒。“心理咨詢中傾聽非常重要,可能有的人會覺得來到心理咨詢師這里聽他說上一大通,你就明白了然后回去。實際上不是這樣的,一般情況下,咨詢師聽的時間要比說的時間多。”蟻崗宏說。視障者進行心理咨詢時,看不見咨詢者的服裝、表情等可以偽裝的“面具”,反而可以靜下心來傾聽,用一顆心去感受另一顆心。



蟻崗宏在盲人詩歌散文朗誦大賽中獲獎。


邊干邊學,為人生未來儲備能量


工作中的困難不少,再教育的過程也不輕松。

  

從業8年來,蟻崗宏一直是邊干邊學。他最感興趣的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精神分析我連續學了六年,平均每年有10個月,每個月有2-3天要到深圳上課。”在這個班上,蟻崗宏是唯一的視障學員。大家都用常規的紙質書和課件,他沒辦法,只能把幾本教材和課件一頁一頁地拍下來,用圖片識別軟件掃描,把圖片上的文字轉換成電子文檔,然后再通過電腦讀屏的方式來學習。“也可以和老師要電子課件的,但我覺得自己努努力就能做到的事情,就不要去麻煩別人,我不想顯得太特殊。”他說。

  

若無那場失明意外,蟻崗宏的生命中不會有“心理咨詢”,但當真正接觸和學習了后,他被這一領域的魅力深深吸引了。“一開始我覺得這只是一個工作,慢慢地我發現我是喜歡這個的,它對于我的人生,甚至說生命的影響很大,我覺得它已經進入我的骨髓了。”再教育,尤其是精神分析的學習讓蟻崗宏重新梳理了他的成長歷程,“我知道了我是怎么樣成為今天的我,慢慢地對自己有一種掌控感和自主感,那種感覺是特別好的。

  

紙質教材的電子化、出行問題和難懂的理論都只是他再教育過程中的小困難,對他而言最大的困擾是培訓課程的費用。“心理學的課程是很燒錢的,最開始一個月兩天的課程學費接近1500元,到后來,學費就漲到2000元,基本上工資都交學費了。”學費對于蟻崗宏來說是不小的壓力,但他一點也不后悔,他覺得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只有把自己武裝好了,當這個行業飛速發展時,他才能抓住機會一飛沖天。


通過自己的努力,為社會和家庭出力


2018年3月,蟻崗宏離開汕頭海豚灣心理咨詢中心,成為一名獨立心理咨詢師。為了減少出行方面的不便,蟻崗宏選擇在網絡上做心理咨詢。相對自由的工作時間和空間,給了蟻崗宏學習和發展其他興趣的機會。

  

2017年,經學習心理咨詢的同學多次提議,蟻崗宏開始通過網絡學習朗誦。今年5月17日,在廣東省第九屆盲人詩歌散文朗誦大賽決賽中,蟻崗宏榮獲一等獎。“以前我都是在家自嗨式讀著玩,通過這次比賽,認識了一些在朗讀方面很專業的朋友,可以一起交流。

  

這么多年來,蟻崗宏不斷通過自己的工作和努力為社會和家庭出力。“家里的地都是我拖的,碗也是我洗的。”蟻崗宏笑著說。生活中,蟻崗宏能夠熟練地操作手機和電腦,為此,很多人覺得驚訝,但他說,這不是視障者多有能力,是科技帶來的便利。“大家覺得厲害是因為預設了你眼睛看不見就啥都干不了,然后突然發現你還能干這個干那個,就覺得你很了不起,”蟻崗宏說,“我是視障,又不是智障,按照語音提示操作就行,這和普通人看著屏幕操作是一樣的。

  

現下,對于殘障群體的關注和報道并不鮮見,但他們往往被視為需要同情的“弱勢”群體,“可能是出于宣傳需要,殘障者往往會被先矮化然后再被拔高甚至神化,這其實不僅不利于大家了解殘障群體,反而會讓偏見加劇。”蟻崗宏說。



作者 | 本報記者 蔡妍虹


圖片展示

微博播報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特區青年報

地址:廣東省汕頭市金平區海濱路8號市委大院5號樓

電話:0754-88287701      傳真:0754-88287701

網站備案信息: 粵ICP備16063816號    

                      粵公網安備 44051102000501號

香港六合彩本期开码结果 个人网上赌时时彩也犯法吗 今天481开奖号码 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 辽宁十一选I五走势今天 pk10一期五码计划 电子游艺 体彩36选7推荐号码 推牌9的玩法和规则 香港救世会网站 龙虎榜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