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本期开码结果

追夢人的故事 | 張烈華:用鏡頭留住城市溫度

關注:2254     發表時間:2019-06-27 08:53:42 來源:特區青年報

每天馬不停蹄地記錄當下似乎沒什么用,但紀實攝影作品在經過時間的沉淀后,它的價值就會凸顯出來。當我們回顧一代人的努力時,能在無數影像作品織成的長卷中清晰看到,改變不是成于朝夕,它曾經歷過怎樣的過程和演變,是怎樣發于無聲,卻成于巨變。

————


每天馬不停蹄地記錄當下似乎沒什么用,但紀實攝影作品在經過時間的沉淀后,它的價值就會凸顯出來。當我們回顧一代人的努力時,能在無數影像作品織成的長卷中清晰看到,改變不是成于朝夕,它曾經歷過怎樣的過程和演變,是怎樣發于無聲,卻成于巨變。


————


你或許不認識張烈華,但你很可能見過他拍的照片。


《燈光夜市》張烈華攝 


一個人,一部相機,從“老城建筑”到“百姓人家”,1988年以來的老市區故事在他的鏡頭下一一展現。《燈光夜市》是張烈華眼中上世紀80年代繁華的小公園。夜幕降臨,安平路數百家臨時攤檔沿街兩側擺開,商品琳瑯滿目,行人絡繹不絕。透過七彩玻璃窗向騎樓下望去,綿延數百米的長街,“熱鬧”是汕頭人對它的共同記憶。《燈光夜市》是張烈華的代表作之一,在1989年獲中國特區影賽銀獎。


腳底沾滿泥土,拍人情味照片

張烈華是土生土長的汕頭人,他在老市區居住了40多年,拍了30年。


那個時候,張烈華早上起床后,簡單收拾一下就拿起相機出門,漫無目的地游走在街頭感受老市區滄桑而優雅的氣息。為了拍攝出“有血有肉”的照片,張烈華會和老房子的住戶拉拉家常,請他們聊一聊建筑的故事,在他的鏡頭下的老市區有別樣的人情味。


 走街串巷拍攝老城區。由受訪者供圖 


上世紀90年代末,另一位攝影師看張烈華滿頭大汗地只身穿行于老城區,不解地問:“整天拍些破破舊舊的有什么用?”張烈華說,那個時候的他也沒有意識到拍攝老建筑的重要性,只是對攝影的癡迷和對這座城市的熱愛,支撐著他拍完了整片老城區。 


為了從更多角度拍攝一間老屋或一條老街,張烈華多次險些發生意外。為了拍攝至平路全景,他背著相機到居平路一座老房的頂樓上取景。老房年久失修,腳踩在地面甚至能感覺到些許搖晃,但張烈華顧不上這么多,上樓拍攝!就在張烈華心滿意足地拍完,一只腳踩在樓梯階準備下樓時,突然,整條樓梯轟地坍塌!攝影師的那種敏捷讓張烈華迅速反應,兩手撐住兩邊的墻面,慢慢退回平臺,平復了心情后才打電話讓朋友前來救援。多年后回想,張烈華還是覺得后怕,“如果真那么掉下去,后果不堪設想”。


 爬上腳手架取景拍攝。由受訪者供圖 


還有一次,張烈華潛入火車路老汽車總站后面一座破舊的大樓拍攝,突然一條人那么高的狼狗沖到他面前,兇惡的狼狗把他逼到墻角,半身直立,兩條前腿搭在他的雙肩,張烈華大腦一片空白。幸好狼狗主人及時趕到,把狼狗趕走,他才躲過一劫。


難道不害怕嗎?張烈華說,危險歸危險,沒有什么可以阻止他繼續拍攝,汕頭這座城市有太多東西可以拍了!

     

心中飽含熱情,攝影雖苦尤樂

張烈華說自己的入行是誤入”歧“途。1987年,他在報社找到了一臺積了灰的“海鷗牌”土相機,他的第一張照片就是拿這臺海鷗相機拍的。那一年,外馬路第三小學落成,時任汕頭市市委副書記陳厚實主持落成典禮,張烈華興致沖沖地背著相機向報社請纓,可到了現場他還是“慫了”。“第一次拍照,心跳得厲害,根本不敢走上前拍,又怕擠在人堆里弄壞了寶貝相機,只得離得遠遠地拍。”不過,也就是這一張暗房里洗出來的珍貴照片,讓他有了拍下去的信心。


1995年12月28日,海灣大橋通車慶典人山人海,張烈華沒有擠進浩浩蕩蕩的攝影隊伍,而是“另辟蹊徑”,爬上工地的吊車,居高臨下拍攝,以汕頭海灣做背景,整個主席臺上的嘉賓,與整座大橋的構架都囊括其中。這種求整體而不求局部的理念一直貫穿于他的攝影作品中,張烈華覺得,多了些參考系做背景,更能展示城市的整體面貌,也更接近于他想表達的內涵。


 為了拍出獨特的照片,張烈華“舍命”爬上大橋的高塔拍攝。由受訪者供圖 


2004年,礐石大橋修復工程完工,多數人就在下面拍一張路面修復后的樣貌,為了拍出獨特的照片,張烈華“舍命”爬上大橋的高塔。為了上塔,張烈華找到路政隊長,但想法遭到了堅決拒絕。張烈華本想無奈收工,但他在路政隊長的一句話中聽到了機會,他說“我是認識你的”。張烈華想,既然認識我,那應該看過我拍的照片,或許對我有好感。張烈華轉而與他喝茶拉家常,大概聊了半個小時之后,路政隊長答應了讓他上塔。


 礐石大橋修復后新貌。張烈華攝 


橋的四面都沒有梯子,他只能鉆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塔中,然后慢慢往上爬。背著十來斤的攝影器材爬到塔上時,張烈華滿身是汗。“當年還沒有航拍機,所以只能冒著生命危險爬到上面,場面非常壯觀,風很大,拍攝非常驚險,但那確實是我想要的角度。”張烈華說。


張烈華曾任汕頭特區晚報首席攝影記者,在他從事新聞工作33年里,共發表攝影作品數千幅,其中《燈光夜市》《汕頭海灣巨變》等幾百幅作品獲獎。他被汕頭市委宣傳部授予"汕頭市十佳新聞工作者"稱號,被汕頭市文明辦授予"汕頭市最美媒體人"稱號。


 從事新聞工作33年里獲獎無數。張春華攝 


1999年,張烈華曾調到《汕頭都市報》做新聞部副主任,這份工作主要在室內,沒有機會外出拍照。做了3年后,張烈華主動申請回到《汕頭特區晚報》,拾起相機,干起他的老本行。旁人不理解他的選擇,感嘆道“攝影太辛苦了,坐著多舒服。”他笑著答:“攝影很辛苦,但是快樂在其中。”


眼觀城市變遷,時間沉淀價值

年至花甲,張烈華退而不休,離開媒體行業,但他仍然保持著30年來隨身攜帶相機的習慣,閃著光的“好奇心”眼睛讓他常拍常新。攝影早就不是他的任務,而是他的熱愛,是他肩上的責任,他覺得他有義務完整、系統地記錄汕頭的發展,為后代還原一個真實的汕頭變遷。從南濱路到老市區,到東海岸新區,只要聽說哪一地段要修要建,他立馬爭時間、趕速度地奔赴現場拍下原貌。


2016年,汕頭市啟動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強化城市管理行動。同年6月,他的一組《拆除海平市場,驚現百年騎樓》的圖片在網絡上引起極大關注,多平臺累計閱讀量達15萬。這組照片記錄了安平路臨時集貿市場取締之前的社會百態,和海平市場拆除后,長期被掩蓋的騎樓重現天日。



那段時間,記錄和拍攝的緊迫感讓張烈華幾乎每天都在追著創文跑現場的路上。同一個地方他要拍三次,拆之前拍,拆除時拍,拆除之后變成美麗的道路再拍,有時候是連軸轉,拍完金平區拍龍湖區。他說:“如果專業的攝影記者都不想拍,還會有誰去拍呢?如果沒有拍下來,它們就永遠地成為被遺忘的過去。”至今,張烈華以航拍、視頻、圖片等方式共發布創文圖片和視頻一百多張(條),“汕頭市創文特約攝影師”張烈華也被譽為“創文之眼”。在他的鏡頭下,汕頭越變越美。


每當有新事物出現,他總是主動去學習。2014年,他買入第一臺航拍機,學習航拍新手法。老市區環境復雜,電線交錯雜亂,加上剛接觸航拍,技術不熟練,在五福路航拍時就摔壞了一架無人機。使用航拍機5年,在他手上壞掉、炸掉的航拍機數量,兩只手都數不過來。


 張烈華操作無人機拍攝。由受訪者供圖 


講起在粵海大廈航拍時飛機失聯的經歷,張烈華幾度哽咽。那是中午十一點多,飛機在倒行時突然失聯,雖然烈日當空還餓著肚子,但張烈華一定要把價值萬余元的航拍機找回來。一點多時,飛機仍未見蹤影,他情緒十分低落,妻子心疼他,說:“飛機丟了我們再重新買,回家吃飯吧。”妻子的體諒和支持給了張烈華莫大的感動,他說,所有獎章的背后,都有她的一半功勞。


除攝影、航拍之外,他也自學制作視頻,還開通微博,注冊微信公眾號,“張烈華影像”在網絡上的知名度和影響力越來越大。汕頭越變越好,要拍的東西更多了,永遠拍不完。他說我一生只做攝影一件事,他還會一直拍下去,為這座城市留下更多的影像。


每天馬不停蹄地記錄當下似乎沒什么用,但紀實攝影作品在經過時間的沉淀后,它的價值就會凸顯出來。當我們回顧一代人的努力時,能在無數影像作品織成的長卷中清晰看到,改變不是成于朝夕,它曾經歷過怎樣的過程和演變,是怎樣發于無聲,卻成于巨變。幸運的是,一個城市在幾十年破繭成蝶中留下的“印記”被有心人保存,鳳凰涅槃的汕頭在新時代下還將扶搖直上,創造更多值得回味的成績。


作者 | 本報記者 蔡妍虹

攝影 | 本報記者 張春華


圖片展示

微博播報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特區青年報

地址:廣東省汕頭市金平區海濱路8號市委大院5號樓

電話:0754-88287701      傳真:0754-88287701

網站備案信息:粵ICP備16063816號    

                     粵公網安備 44051102000501號

香港六合彩本期开码结果 天津时时漏洞 理财婆论坛4肖 pk10手机人工计划软件 收款码对接博彩 网赌mg免费旋转藏分 土豪养成计划是骗局吗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江苏骰宝计划软件 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 彩票投注单样纸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