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本期开码结果

一路繁花簇錦 | 陳廷文:“我學美術專業,最后走上書法的路”

關注:318     發表時間:2019-06-25 10:12:07 來源: 特區青年報

陳廷文,1943年生于汕頭河浦。1964年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附中,先后在湛江市、汕頭市文化部門工作。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廣東省書法家協會會員、汕頭市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曾任汕頭市政協嶺海翰墨社副社長、汕頭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專家組組長。


人物簡介


陳廷文,1943年生于汕頭河浦。1964年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附中,先后在湛江市、汕頭市文化部門工作。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廣東省書法家協會會員、汕頭市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曾任汕頭市政協嶺海翰墨社副社長、汕頭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專家組組長。作品多次入選全國及省級書法大展。

口述時間:2019年6月6日下午

口述地點:汕頭市龍怡花園陳廷文家

口述記錄:林琳


  

前言

有一個朋友說,“你做汕頭文藝界人士口述歷史記錄,陳廷文是一個繞不過去的人物。”我心里暗笑:其實就沒想過要繞過他。只不過因為時間緊任務多,一直無法按照計劃完成該項工作。


海倫·凱勒說過:“我們不能停住腳步。我們要時時刻刻充實自己,好為盡善盡美的明日獻出我們努力的成果。”當我在陳廷文的書房看到他近期用小楷書寫的《毛主席詩詞39首》《大學》《道德經》等長卷,油然想起這句話來,一位耄耋老人如此在專業之路上孜孜不倦地追求,為著“更為盡善盡美的明日”努力獻出成果,不由得讓人肅然起敬。

口述


“我學的其實是美術專業”

大家都知道我好書法,其實我的經歷有點雜,學的專業是美術,隨后多年干策展辦展覽的事情,最后才是注心在書法上。


我是在廣州萬福路小學讀高小,初中讀廣州第二十五中學。那時候我父親在廣州做店員。我從汕頭到那里跟他團聚,我們住在文德路,學校也在文德路上,那條路集結了廣東文聯、廣東畫院和展覽館等。所以我就有機會接觸大量藝術的東西,接受熏陶。因為從小就愛好寫字,那條路上有許多賣字畫、古董和筆墨的店,還經常舉辦各種畫展、書法展和藝術展覽等。我就經常去逛,不知不覺地汲取了各種養分。有時在店子里看到好的字帖,非常喜歡,就會找父親要錢去買,有一次看到《靈飛經》舊帖,把家里給我的早餐錢,每天2分3分地積攢起來,那段時間不吃早餐,終于買到了這本帖子。


在廣州二十五中讀書的時候,我參加了學校美術組,遇到毛文琦老師,他是讀美術專業的,非常愛惜學生的靈性和興趣。我們經常跟著他出墻報,搞宣傳。那時候正逢大躍進時期,我們常常參加勞動,記得還去芳村筑鐵路,我們是去工地搞宣傳,出墻報和快訊。


后來中南美專遷到廣州來,更名廣州美術學院。要招第二屆的附中學生。我就跟美術興趣組的同學們一起去考。中南五省有幾千名學生去報考,文化課考語文、數學、政治和歷史,專業課考寫生、創作。我很幸運地考上了。我們二十五中,一共有6名學生考上。這是很了不得的成績。因為最后附中才招收近100名學生。


“畢業后我被分配去湛江”

我在附中讀了4年。林墉是我們上屆師兄,還有多位有成就同學成家成名。關山月曾經是我們校長,但是我去學校的時候,校長已經換了,是一位軍轉干部,姓田(后來調去內蒙)。他在開學典禮上對我們說:“未來的美術家們……”一下子就挑起了我的自豪感,給我很大的鼓勵,覺得能夠進入這樣的學府實在是一種榮幸!


當時我們班里的學生總共45人。后來省里還招考了一個工藝美術班50名,但是因為經濟困難時期,就在中途裁減了學生。一開始我們分甲班和乙班,后來又分為國畫班和西畫班,我在西畫班。兩個班有60多人,到畢業時剩下39人。因為學業要求很嚴,主科沒有達到4分以上的,就被勸退學。我非常刻苦,也很幸運能讀到畢業。


我是1964年畢業的,被分配到湛江。到湛江人事局報到時,得知被安排到城建局做城市規劃設計工作,我就害怕了,自己學的不是這種專業啊!怎么辦?我就去找在湛江地區輕工局的校友。師兄說,湛江市正在籌備辦工藝美術學校,正缺專業老師,你去不去?我想,這才是我的專業啊,就去了。


陳廷文創作中


“接受挑戰,參與創辦工藝美校”

我去到湛江工藝美術學校,一看就傻眼了。學校在原來一個廠的破廠房里,我們住的臨時宿舍是草寮房。


那時候學校已經招生了,近100個學生剛進來,一個學校領導,三個語文、數學、政治老師,再有就是我和池雪影兩個專業老師。這是一個地區性專科學校,和湛江市工藝美術研究所是兩位一體,所以還有10位從事工藝美術的名師高徒。在有關領導的重視下,一年后搬進了新建的校址,辦學條件改善了。


學校初辦沒有教學大綱、沒有規劃和課程設計,一切從零開始。我那時也就20出頭的年紀,學生們比我也就小幾歲而已。我和池雪影在專業教學方面什么都包攬了。我們想辦法參照美院附中的教程來,資料不夠,我就跑回廣州母校求助,在教學的過程中遇到什么不懂的問題,也趕緊請教師兄師姐。


就這樣,接受挑戰,并很好完成教學任務,一個人干幾個人的活,但是心里很充實,也很自豪。有一次,廣州美院的楊副院長帶學生到海南體驗生活,路過湛江來看我們。見到我們學生的作品展示,連連稱贊,回美院之后還多次提到陳廷文和池雪影兩個附中學生在湛江辦校的事情。


“在湛江14年,最后成了辦展覽‘專業戶’”

工藝美校只辦了兩年,就因為文化大革命而停辦了。這兩年雖然短暫,卻是我人生第一份職業,也干出了許多實績。其中最難忘的還有:當時國家副主席廖承志親自來湛江接待印尼華僑(1965年發生印尼排華事件),他來到學校視察,對我們的辦學給予肯定。另外一件事,就是湛江工藝美校因為教學出色,獲得當時國家輕工部的嘉獎。


學校停辦之后,我被借調去地區革委會政工組,搞展覽。記得當時有一個《毛主席革命路線萬歲》的大型展覽,軍代表帶領我們去韶山、安源采風,復制那里的許多資料。這個展覽是全地區性的,任務很艱巨,湛江史無前例調集了上百人來參與籌備工作,都是那里最優秀的人才,有美術家、書法家、雕刻家、攝影家、設計師等,還有泥木匠、鐵匠等,我們幾個人一個組,負責不同的工作,我則負責整個展覽的統籌安排,責任重大,絲毫不敢大意。由于我們做到很認真,每一個細節都追求最好,展覽非常成功。


接下來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等展覽,包括逢年過節的各種大小展覽,幾乎都會找我。我幾乎成了辦展覽專業戶了。


因為當時辦展覽的材料都是純手工制作,工作量大,也辛苦,什么都得自己動手。每一次展覽,需要多少木材、多大版面,都要提前設計好、算準。展覽的牌匾、前言、語錄,每個字都是手工制作出來,再貼到版面上。我都參加,自己動手寫。在那個年代,這種政治任務是容不得一點小錯誤的,所以,這么堅持下來,不僅提高了我的書寫水平,也練就了踏實嚴謹的工作作風。


1975年,我因為擅長美術和書法展覽設計,被調到工人文化宮當政宣組長。單位變動了,其實工作性質沒有改變,還是負責大型展覽,所以我所到之處,同事們都笑稱“這個人名義是單位的人,可是本單位常見不到他”。


這個階段,鄧小平同志復出,提出對外恢復貿易戰略。湛江作為沿海港口城市,就要走在前列。我又因此被借調到湖光巖風景區參與風景區恢復工作,并負責風景區對外展覽的美術和文字設計。在那里呆了一年多,工作還是很辛苦,把風景區部分場地改成中國古代對外通商口岸展覽館,還舉辦了一些大型的對外展覽。


在湛江,我呆了14年,直至1978年回汕頭。



陳廷文書法作品


“因為想家,放棄廣州美院而回到汕頭”

我是1970年結婚的,妻子在汕頭工作生活,我們一直分居兩地。我一年也就只有一次回家團聚,那時候通訊和交通不便利,沒有手機電話,感情連結常常靠寫信。因為很少回家,兒女都不認識我了(笑)。記得兒子長到1歲多,我有一次回家,一進門他竟喊我“叔叔”。


我們夫妻的感情很真摯,特別想要早點團圓。所以1976年底,廣州美院老師推薦我去美院專職教書法課,我在那里讀書時,就是麥華三(著名書法家,生前為廣州美院副教授)的學生,還有陳遇榮老師,也很嚴格培養我。不過我思慮再三沒有抓住這個機遇,一心就想著回家。湛江方面的領導很關心,在他們和汕頭領導的支持下,我于1978年調回汕頭市工人文化宮當宣傳組組長,后來升任(文化宮)副主任。


我是1978年11月到汕頭工人文化宮報到的。然后,就去參加大型展覽的籌備工作。1979年初,市委宣傳部派我們去北京中國革命博物館學習,并復制東征軍時期周總理的史料。


回來后,我們在文化宮搞了三層樓的大型展覽。一個是紀念“八一”南昌起義的,一個是周恩來東征時期的專題展。很成功,來觀看展覽的市民很多。我后來又主持并操辦了很多文化專題展覽像1979年組織聯系廣東、廣西書法聯展作品來汕頭展出,組織汕頭市書法家作品赴省參展等,也在這個過程接觸到了魯本斯、陳丁、王樹滋等汕頭老一輩的書法家。


“回汕頭后辦書法培訓,參與創辦書協”

 1980年,我以工人文化宮為陣地組織書法學習班,聘請魯本斯、陳丁、楊楷等十多位書法家來講學,效果很好。隨后幾年,又組織邀請汕頭市多位老書法家來文化宮連續舉辦書法培訓班和青少年書法學習班,我也開始參加講課了。同時,我們還在文化宮內辦起了書法櫥窗宣傳欄,對優秀作品進行展示獎勵等,這樣的學習培訓形式當時在汕頭算是最早開展的,我們就這么一步一步做,汕頭整個書法文化氛圍就熱了起來。


1983年期間,參與了成立汕頭市書法研究會的籌備工作,王樹滋是首屆會長。1984年,我還參與創辦汕頭書法家協會的籌備工作。魯本斯是第一屆主席,他很欣賞我,認為我的工作作風踏實、認真、細致,讓我擔任秘書長,第二屆的汕頭市書法家協會主席是黃舜生,我是第三屆主席。


可以說,我的一生既馴服又勤勉好學。小時候讀書,大人說去哪里我就去那里,所幸讀的都是好學校。后來工作了,我就做一行愛一行,服從安排,服從需要。我在文化宮工作時,劉錦庭是頭把手,他調走之后,我這個副主任實際上就負責全面工作了。到1985年,因為機緣,我調到了汕頭市文化局工作。最初先借調到群眾藝術館,當時潘壯勇當館長。后來就正式調到局里,從副科長到科長,一當就又是十幾年,深入基層,上傳下達,踏踏實實做文化工作。這個期間我也開始思考人生的方向了,就是說,一個人是無法什么都想要的,你必須要有所舍棄。 



 “走書法的路子,跟小時候的興趣有很大關系”

我是出生在原屬潮陽縣的河浦(今濠江區三河街道),很小的時候,在鄉里看一位老先生寫字,他叫陳海珊,人稱“海老”,毛筆字非常了得,遠近聞名啊。逢鄉里節慶或者誰家有個紅白事,都來請他寫,對聯、牌匾、碑文什么的。我總在旁邊觀看,心里很羨慕。現在想來,這就是書法興趣的最開始了。


當年,我們家是做餅食的,鋪號叫“創興”。那時有一句俗話,叫“達濠三件寶:沙浦酥糖、達濠米潤和創興朥餅”,我們家的朥餅在汕頭、潮陽一帶都很出名。解放后,家鄉一個做餅大師傅來到汕頭餅干廠當師傅,創下了“潮汕月”品牌。這個是淵源。


當我到了入學啟蒙的時候,因為家庭成分不好,經濟困難,我在河浦鄉只讀了一年級,就輟學了。后來父親去廣州謀生,我被寄養在汕頭的叔父家,叔父在職中教書,也是寫得一手好字,我被送來汕頭市第四小學讀書,也就開始跟著學書法。那時因為我已經13歲了,不可能從小學一二年級重新讀起,叔父就讓我從四年級讀起。我青少年時期的求學之路,可算坎坷,不停地轉校,還遇上跳級、語言不通等情況,那個難度和艱苦,可想而知。但是也因此養成了我勤奮努力的習慣,也懂得取舍的方式,并堅持至今。


從讀市四小那時候開始,我就經常被老師派去做黑板報,因為喜歡寫字畫畫啊,老師說我字寫得好,就把這類活兒交給我,我也很樂意,而且設計的黑板報參加學校的比賽還拿到獎了,這樣,更是給我鼓勵了。現在回頭來想,我走書法的路子,跟小時候的興趣有很大關系。



陳廷文書法作品


“為人民群眾喜歡的藝術,才是主流”

待到去廣州讀書,我已經非常自覺在臨摹古人的那些名帖了。在廣美附中時,更是將麥華三老師的字學得很到家,同學們笑稱我為“麥老二”。


我一直都堅持寫,后來有幾位書法家建議我要改變,不能老是模仿一人的作品,要廣學多問,這樣,才有自己的見解,才有自己的風格。我聽進去了,慢慢在實踐中琢磨。書法是一種慢的藝術,靜的藝術,急于求成是不成的,心不靜下來也不成。書法還是一種實用的藝術,在古代,它是文化人必備的功底,或者說技能,被稱為“人之衣冠”,一個人的才華有多少,人品怎樣,大家常常說看他的字就知道了。


有一個約定俗成的說法:區別外國人跟中國人,就用筷子、毛筆和戲曲。書法,作為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代表之一,底蘊很深厚。一個人窮其一生都無法說自己的書法已經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現在我們愛提創新,我倒是覺得在書法稱之為傳統藝術這方面不能過分提這個。學古,然后出一點新意,就不簡單了。因為首先你寫的東西,得讓人們看得懂,掛上廳堂,得給人美的享受,愉悅眼目。如果你寫的字,丑陋、胡來、故弄玄虛,絕大多數人看不懂,你卻說這是藝術,那就很值得推敲了。只有為人民群眾喜歡的藝術,才是主流。


有一段時間,大家學書法,都沖著參展入選,都沖著進入省協、國協而去,這個就失去了學書法的本體文化內涵了。藝術的東西,如果跟功利掛鉤,就走不遠了。


我現在仍在天天寫,因為喜歡,因為這個已經成為我生活的習慣,一天不寫,我就感覺心里空落落的。楷、行、草、隸、篆,我都寫,但寫得更多的是行楷。


潮汕的文化以正統為主,中原的文化傳承與海洋文化相結合,很獨特,有深厚的人文底蘊,我市的書法藝術在省內算是領先的,現在市書協的會員就已經超過一千人。這是很好的現象。有很多人寫得比我好,只要大家都肯在自己的愛好上更努力,我們汕頭的書法藝術會有更好的飛躍和發展。



攝影 | 本報記者 周曉云


圖片展示

微博播報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特區青年報

地址:廣東省汕頭市金平區海濱路8號市委大院5號樓

電話:0754-88287701      傳真:0754-88287701

網站備案信息: 粵ICP備16063816號    

                      粵公網安備 44051102000501號

香港六合彩本期开码结果 山东群英会最新预测码 齐鲁风采开奖 百人牛牛百人版 全天赛车计划网 3分赛车计划彩票稳赚技巧 近期100排三试机号 体彩七位数几点钟开奖 天津11选五中奖金额 澳洲幸运5可以做假吗 体彩大7中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