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本期开码结果

一路繁花簇錦 | 趙淑欽:部隊生活決定了我的藝術道路

關注:900     發表時間:2019-06-11 14:34:17 來源: 特區青年報

趙淑欽,1936年出生,廣東潮陽人。中學時期師從著名水彩畫家吳芳谷,1961年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先后在廣州軍區創作組、汕頭市文聯、汕頭畫院任職。作品多次入選全國、全軍美展并獲各種獎項。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廣東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汕頭畫院名譽會長、汕頭市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汕頭油畫院顧問。


人物簡介


趙淑欽,1936年出生,廣東潮陽人。中學時期師從著名水彩畫家吳芳谷,1961年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先后在廣州軍區創作組、汕頭市文聯、汕頭畫院任職。作品多次入選全國、全軍美展并獲各種獎項。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廣東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汕頭畫院名譽會長、汕頭市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汕頭油畫院顧問。

  

趙淑欽


趙淑欽在汕頭美術界是泰斗級人物,小輩們提及,總有種高山仰止的口吻。所以邀約采訪他時,心有忐忑,怕自己提的問題不專業,影響了談話質量,無法完成口述任務。

      

下午三點鐘,準時登門拜訪。趙老親自開門,滿頭銀發,滿面春風,未曾開口先展笑容,和藹,親切。我們就從拉家常開始:“趙老師,我80年代曾經參加過文聯辦的青年美術培訓班,您教過我們色彩課,是水粉畫呢。”“哦,對,對,那是在中山公園里辦的班……”


口述地址合信星湖城趙淑欽家中
口述時間2019年5月29日
口述整理林琳 


口述


 當年在文聯的美術培訓班,出了好些名畫家 


我記得是(上世紀)80年代初吧,35年前吧,我來汕頭38年了。那時我剛從部隊轉業回來。在文聯工作。當時全社會都有著蓬勃向上、渴望知識的氛圍,學習藝術,欣賞藝術,也成為許多青年人的追求。我們辦的美術班,就在農展館里面,中山公園里。每期收費30元。來的都是年輕人,各個單位的,也有待業在家的。我記得有初級班和提高班,學素描、色彩、速寫。速寫很重要,所以我們幾乎在每次上完課后,都會抽出半個小時時間,集中大家學速寫。就讓某一個同學當模特,其他人圍著來畫。這樣對于學員的速寫能力很有幫助,提高很快。班里出了好些名畫家,像謝鏗、方向、許衛華、郭朝東、李道信等等,好多人才,不錯。學員本身的水準就不錯,學習積極性很好,那一批人真是出人才啊。

      

鄭林華(1981年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1987年赴美。)跟我一起,在這個班當老師,記得他管的更多,班主任吧好像。每次的培訓班為期三個月,在這個期間,我們還會在課余放一些世界名畫的幻燈片給學生看,大家都很認真,那時的學習氛圍真好,大家都會討論、琢磨,進步都很快。

      

我是1981年春節前來汕頭市文聯上班的。此前,我在廣州軍區創作組,呆了20年。

      

我是潮陽人,出生在縣城。5、6歲的時候來汕頭。我父親最初在汕頭做工友,就是打工啦。后來自己開了一間小鋪,類似于今天的士多店,賣雜貨,煙茶酒,醬油鹽等。我就跟著家人來汕頭定居了。出來時是抗日時期。我在家排最小,上面有兩個姐姐兩個哥哥。


雖年事已高,但趙淑欽創作熱情不減。


在汕頭一中讀書時,幸運地跟從吳芳谷老師學畫


我家住同平路,在市四小學讀書,到了1951年我小學畢業,去讀一中。我從初一到高中畢業,都是在汕頭一中讀書。

      

小時候我就很喜歡看畫也愛畫畫。抗美援朝的漫畫,當時貼得滿街都是,我都會站在墻腳看很久很久。也愛看小人書,就是“古冊”。記得讀小學時,美術老師姓方,他畫了不少街頭的宣傳畫,他對我的影響很大。

      

讀初中后,很幸運遇到了吳芳谷老師,他是上海美專畢業的,是水彩畫名家。我假日經常跟他去海邊、公園、農村畫水彩畫。一跟就是六年,應該說,吳芳谷老師影響了一批當時的青少年學生,像許樓山(醫跌打傷很出名的醫生)的兒子許漢樹,還有魏照濤,我們都是好朋友。

      

對我的繪畫一生第一個最大鼓勵的事情,是1957年參加廣東省青年美術展。吳芳谷老師覺得我畫得不錯,就推薦了我的作品去參展,結果兩幅入選。一幅是水彩畫《外馬路》,另一幅是《公園一角》。結果,兩幅都入選了,《外馬路》得了三等獎。黃篤維(廣東省水彩畫名家)還在他的評論中提到我這幅畫。后來兩幅都被送去參加全國青年美展,《公園一角》入選了當年的全國青年美展。這個給了我很大的鼓舞,當時我還是一個高二的學生。

  

趙淑欽在創作中。


1957年考進廣州美術學院,當時整個中南五省,只招20名學生


1957年,我就去考廣州美術學院。當年是中南美專更名為廣州美院之后首屆招生。結果在五個省里只招收20名學生。油畫系的10名,國畫系的10名。我在油畫系。說實在的,在美院時,因為政治運動多,我們經常下鄉,深入生活,跟農民一起。課堂的寫生結合我們下基層,到工廠、農村勞動,會爭取時間速寫頭像,這樣也鍛煉了基本功,打下扎實基礎。回想起來,我的藝術道路,更多的是部隊培養和鍛煉了我。

   

畢業后分配到廣州軍區,下連隊當兵,練意志練作風


1961年,我們這一屆提前畢業了。畢業時,我填寫的志愿是出版社。因為羅宗海(1935年12月生于潮州。1958年中南美術專科學校油畫系畢業后任職廣東人民出版社。我國著名水彩畫家)當時在出版社當美術編輯,我經常去找他,覺得當美編不錯。但是分配結果下來,我被分配到廣州軍區美術組,這個組最大規模時有近10個人。

      

我在部隊,呆的時間很長。一開始軍銜是中尉。我們創作組的每個人,都必須當一年兵。我分三次到基層,當過炮兵、步兵和偵察兵。第一次是去外伶仃島當三個月炮兵。那是萬山群島中的一個小島,對面是澳門。第一次當炮手,震撼啊,在實彈射擊時,那種炮震和巨響,霎時耳朵就被震得聽不見。第二次是當步兵,參加千里野營拉練,到揭陽一個部隊,我們在風雨交加和伸手不見五指的云霧山中行軍,一個人接著一個人爬山,視線看不見,靠的是跟著前面戰友背包上的白毛巾走。一到營地就要熱水泡腳,消除腳的疲勞和關節的酸痛,直至今天,我愛泡熱水腳的習慣,就是那時學到的。第三次,當偵察兵,在桂林,戰士練徒手攀登,名叫“三點固定”。雖然大家都知道我是大學生下連隊鍛煉的,沒法像他們那么專業,但是也得學。攀登石壁、飛越山崖,我第一次從山這邊蕩過繩索到山那邊,叫“山間引渡”,因為動作不規范,險些出事。

      

部隊真是一個大熔爐,當兵讓我鍛煉了意志,練了作風,也積累了創作素材。我經常是在戰士休息時,就拿起筆來速寫,或者留心觀察大家的各種神態、姿勢、動作等。


油畫《我們都是神槍手》


部隊生活對我的藝術道路有決定性作用


部隊抓創作抓得很緊,部隊也有自己的全軍美展,也要參加五年一次的全國美展。我這個時期開始陸陸續續有作品入選。比較好的是這一幅《我們都是神槍手》,大約創作于1973年,入選1974年全國美展。畫幅中:海邊、海灘、陽光、海浪中漂浮著靶子,逆光下的姑娘、大嫂、妹子,共六個女民兵,笑容很健康、燦爛,各人的擦槍動作體態多姿,這就是我在部隊生活中觀察得來的,當時我是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創作。入選全國美展后,反應比較好,《人民畫報》等很多雜志都有發表,還被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年畫。隔年的三八節,國家郵政局采用了這幅作品發行了郵票,所以影響很大。這幅畫后來被嘉德拍賣行從我這里拿去拍賣,最近有人在上海私人美術館見到這幅畫。在中央電視臺介紹中國繪畫史專題第三集中也介紹了這幅畫。

      

后來我又創作了許多現實和歷史題材的作品。像《向井岡山進軍》當時也是被嘉德拍賣行拍走,這幅畫的創作不止一次,最初是為軍事博物館需要,我們要創作這么一個題材,我跟另外兩個戰友組成一個組,我和招熾挺、王孝柏上井岡山采風,去安源、 瑞金、茨坪等,全部走了一趟,各人回來后都出草圖,最后選了我的這幅草圖。由招熾挺(1945年生于廣東南海。畫家。曾任廣州軍區政治部文藝創作室副主任)照草圖基礎上畫了素描稿,我帶著素描稿到湖南一個連隊住下,完成了這幅油畫,這幅畫現在在中國軍事博物館展出,非洲一個國家還專門拿這幅作品做為郵票發行。為參加當年的全國美展,由招熾挺執筆完成另一幅《向井崗山進軍》(因為當時我另外有創作任務)后來被嘉德拍賣行拍賣200多萬,為私人所收藏。

      

所以說,部隊生活對我的藝術道路有決定性作用。藝術創作,必須先有種子在心里,然后觸發你去思考,你的人生觀、世界觀,還有創作的基本功、造型能力、色彩能力等等,綜合起來,才能創作出打動人的作品。

  

   

油畫《凱旋日》


藝術永遠都具有教化功能,不可能純粹從形式到形式的


我一直認為,藝術是有它的教化功能的。不論你畫的是什么題材,宗教的也好,現實的也好,歷史的也好,都有你要表達的內容和思想在其中。

      

像這幅《凱旋日》,也可算是我的代表作。當時是對越自衛反擊戰,我剛好回汕頭探親,雖然部隊沒通知我歸隊,我還是趕緊回廣州軍區,跟戰友一起到了友誼關。我去的時間,恰逢部隊打勝仗歸來,戰士們風塵仆仆又神采奕奕,在友誼關前拍照留念。我創作的畫面,就是三個女兵走在塵土飛揚的路旁,擺好姿勢,讓記者拍個照,留下戰火洗禮過的青春印記。三個女兵的性格各異,可以從畫面中觀察到。你看,高個子的閃爍著大眼睛的女兵精明成熟;這位站在中間的女兵叉著手笑得很快樂;站在左后側的女兵,則是一位靦腆、文靜的姑娘,我是調動了油畫技巧,活潑地運筆,用暖色調,把凱旋戰士歸來的場面渲染得很熱鬧,用正面光,使作品更厚重,具有時代感又有生活味。可以說,在部隊的20年,我創作了許多軍事題材的作品,是比較具有時代意義的,也是我的創作盛產時期。

      

現在有一些畫家,強調形式,強調創新。創新是對的,但是你創作的東西,不可能從形式到形式的,總有你要表達的思想內涵。如何表達出來,各人有各人的手法和技巧,但是首先得讓觀者看得懂。


畫家的創作要把握時代的脈搏,抓住時代的變化


回汕頭后,在文聯工作,經常跟汕頭地區的畫家們一起,組織美術活動。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畫界迎來了繁榮的創作時期。各種思潮和探求,但藝術總是離不開畫家生活的人文環境和他自己的世界觀的。這一時期,我也畫了一批反映改革開放的時代題材的畫,也畫了一些民俗的題材,如《老橋》《故園柑甜》《潮繡姑娘》等,而這一幅《夜大鐘聲》,是反映80年代年輕人如饑似渴追求知識,工余爭相入讀夜校的景象。我創作的作品總是想反映前進中的時代風貌。

      

汕頭的畫界氛圍很好,現在學西畫的人很多,隊伍很龐大。美術學院的校友會就有很多人。許多人畫得比我都好,而且畫西畫的,市場沒有國畫那么火,但是大家都愛好,熱愛這一行,這很好。汕頭的繪畫一直都基礎很好,從以前上海美專畢業后回汕的,到后來從廣美回來的,還有很多沒有讀美院的,很有天份的藝術家,汕頭的藝術創作一直都是很繁榮,令人高興!




攝影 | 本報記者 張春華

圖片展示

微博播報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特區青年報

地址:廣東省汕頭市金平區海濱路8號市委大院5號樓

電話:0754-88287701      傳真:0754-88287701

網站備案信息:粵ICP備16063816號    

                     粵公網安備 44051102000501號

香港六合彩本期开码结果 9955678第一时间开奖 一天能赚20块钱的手游 时时彩对码技巧 时时彩实用杀号方法 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拱趴十三水下载 中国彩票快乐十分 欧洲五大联赛的休赛期 內蒙古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赛车pk技巧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