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本期开码结果

原創 | 語文閱讀理解題設置標準答案該不該?

作 者:特區青年報     關注:1133     發表時間:2019-03-25 09:43:20

語文“閱讀理解”考試是否一定要設置標準答案?這個話題爭議已久。

語文“閱讀理解”考試是否一定要設置標準答案?這個話題爭議已久。今年1月,“高考閱讀打敗了原作者”的案例再次上演。《瀟湘晨報》報道稱,蘇州高二語文統考閱讀理解摘錄了作家王亞的一篇文章。有意思的是,這位原作者參與答題后,20分的題只拿到了6分。消息一出,引來熱議。

      

“沒想到引發這么大的關注,我一開始當作一個玩笑,覺得很好玩,但現在覺得不好玩了。”王亞接受記者采訪時認為,此事引發了社會對于語文教學乃至應試教育的集體思考,觸及了大家對于“閱讀理解標準答案”的復雜情緒。

      


距離2019年高考已經不足100天,閱讀理解是否需要“標準答案”在今年兩會上再次被關注。全國政協常委谷振春提交了一份提案,認為“只有一個標準答案的評判方式違背了‘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規律”,“標準答案”選不出多樣化人才,有關部門應在教育改革中重視這個問題。


經媒體報道后,此事迅速引起熱議。有網友認為,“標準答案限制學生的思維”,而文化是多元的,只要符合邏輯和常識,就應該是對的答案。也有人提出疑問,“沒有標準答案,那怎么判分?”

      

關于這個問題,記者走訪了汕頭市多所中小學校的老師和學生,一起來聽聽他們的看法。


語文老師:

 既然是考試選拔,就應該有標準 

“高考閱讀打敗了原作者”的事件無疑將對語文閱讀題的討論推向高峰,也引發了網友們的質疑——出題老師和文章作者,到底誰更有資格來給閱讀理解題評分?記者走訪發現,一線語文科老師普遍認為,出題老師更有資格給閱讀理解題評分。

       

聿懷初級中學語文老師陳倬瑩認為:“作者的任務是完成自己的作品,老師的任務是出卷改題,兩者的目的和出發點不同,結果自然就會有出入。”聿懷中學語文科老師周新武認為,作者和出題老師能夠協商制定參考答案最好,當然出題老師的意見也非常重要,“畢竟公雞可以下蛋,不一定可以品鑒雞蛋的味道。”汕頭市第十二中學的語文科老師李緒宜帶過初中和高中部的學生,他認為,在教育一線多年的老師才更貼近教學大綱和考試大綱,更了解學生,他們所提供的標準也更加客觀。

        

對于“誰更有資格評卷”“是否設置標準答案”的討論,實際上都是在討論如何能讓語文閱讀考題設置得更讓人滿意。


汕頭市正始中學語文科李開杰老師告訴記者,組織考試是一項目的性明確的任務,評分標準應具有明確性,考試才能起到相應的作用,否則考試的權威性和獲得的社會認同度不高。陳倬瑩也認為,考試選拔如果沒有一定的標準,那依據什么來選拔呢?一位不愿具名的二年級語文老師表示,在沒有更合理的人性化選拔基礎上,標準答案就是一種人性化。

       

語文閱讀考試可以沒有標準答案,但一定要有參考答案,是李緒宜的經驗,“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一切都需要有章可循,但是我覺得閱讀題的標準可以是多元的。”

       

陳倬瑩告訴記者,在給學生出中考語文閱讀題時,出題老師除了命題,還要給出命題的意圖和參考答案,在每個答案中還要預設學生回答的多種可能,并給出評判的標桿來,在答案末尾也經常有這樣的字眼——言之成理,即可得分。

       

但“言之成理,即可得分”的福利,真的落到考生們身上了嗎?


應試考生:

 終究還是拗不過標準答案 

“有時候我覺得我說的有理有據,可終究還是拗不過標準答案。”龍湖實驗中學學生池倍說:“老師會告訴你答案的套路,很多學校也都會讓學生背答題思路。”


上學期期末考試,池倍的試卷中有一道課外閱讀題是這樣的:聯系上下文品味下列語句——女兒站在那里,用手扇著風,抹著臉上的汗,說著:“這都是我想帶的呀。”標準答案認為,這里體現出女兒對母親的不理解和抱怨,但在池倍看來,這是一段神態動作描寫,體現出女兒此刻的不知所措,“可以看到,我的想法和標準答案是有差距的。”池倍說。


以前,小池會因為意見不一致跟老師辯論,可她慢慢地發現,“我是絕對不可能將答案打敗的,老師也只能按照標準答案,按點得分。”

      

在考生群體中,池倍的經歷并不罕見。金園實驗中學學生紀揚告訴記者,自己的答案和標準答案不一致的情況經常發生。“看似開放的啟示題,不按照套路來答題就逃不過被扣分的厄運。”

      

經過初中快一年的訓練,紀揚學“聰明”了,“跟標準答案意見不一致時,我會認可標準答案,同時也保留自己的意見。沒辦法,為了多‘騙’點分,還是要學一些答題套路,老師當然也是讓我們盡量接近標準答案,其他的想法課下再交流。”紀揚坦言,雖然已經知道應該按著答題套路來,但他仍然掙扎在“閱讀題還在被扣分”的痛苦之中。

      

盡管如此,在談到標準答案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時,紀揚表示,一刀切地取消標準答案并不現實,那樣改卷難度太大,一道題給出多個參考答案或許更有可行性一些。


長廈小學六年級學生李彥澤認為,在主觀題中,學生的答案和參考答案大意相同即可,如果有比參考答案更好的答案也應該給分。池倍亦認為,語文閱讀考試可以有參考答案,但在評分的時候一定要放寬標準,盡量尊重每一個學生獨特的想法,不要讓孩子的想法在萌芽時期就被扼殺。

      

龍湖實驗中學學生鄭博文也有類似的煩惱。在鄭博文看來,長期依賴標準答案,習慣“標準化”的思維模式,自己獨特的理解方式會在不知不覺中慢慢消退。他希望,閱讀題答案能夠制定得更加多元化,允許學生從多角度看待問題。

      

關于語文閱讀題可能走向的未來,紀揚也提出了他更為大膽的設想——拋棄傳統閱讀題的形式,將閱讀改成材料作文,給學生一篇文章,讓學生寫讀后感,這樣既提高了學生的欣賞能力、閱讀能力,同時提高了學生的寫作能力。


考生家長:

 開放性題目應該放寬要求,鼓勵新意 

宋秀玲的女兒今年讀三年級,宋秀玲覺得語文閱讀理解題目的評判標準要依據試題類型而定,有唯一答案的題目必須設置標準答案,而賞析類的題目可以適當放寬要求,允許學生多元解讀,只要有新意,合乎邏輯和常識應給予分數的肯定。

      

在采訪中,池倍的媽媽李茸告訴記者,語文閱讀不應該有唯一答案,只要孩子的回答不背離該文章的主題,語言通順,言之有理就可以了。“池倍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孩子,和標準答案不一致時,我肯定她想法的同時也告訴她,學校考試有一套固定的制度和規則,學生和老師都應該按照這種制度和規則辦事,如果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能得接受得不到高分的現實。”李茸說。


中文系教授:

 大學生思維里有頑固的“標準答案”意識 

汕頭大學中文系主任楊慶杰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不在中學的第一線教學,對中學老師的很多考量,以及由此做出的選擇和做法,我并不是太了解。但是學生在步入大學之后,確實存在著一個問題,那就是大部分學生還是有一種 ‘標準答案’意識。”

       

“標準答案”帶來的最大問題是學生會對自己個性化的理解和審美感覺不自信,“學生們總是希望能夠告訴他一個標準答案,他背下來就可以了,這實際上是制約著文學教育的深度和廣度的。”楊慶杰說。

      

大學里提供給學生一個相對自由和多元化的環境,讓學生相信自己的審美感覺,不要制約自己想象力、創造性思維和批判性思維的發揮。但這需要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并非所有同學都能夠順利打破已經建成的思維牢籠。


中學階段對于學生的影響很大,有的同學可能會在這個階段形成自己的思維定勢,楊慶杰希望,在中學的語文教學當中,盡可能尊重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和個性化的培養,鼓勵學生自由思考,放飛想象力,讓文學鮮活起來,不要變成一種條條框框的東西。



作者 | 本報記者 蔡妍虹

圖片展示

微博播報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圖片展示


特區青年報

地址:廣東省汕頭市金平區海濱路8號市委大院5號樓

電話:0754-88287701      傳真:0754-88287701

網站備案信息:粵ICP備16063816號    

                     粵公網安備 44051102000501號

香港六合彩本期开码结果 今天七位数最新开奖 时时彩翻倍追重号 江苏快三预测号 福建31选7体彩19106开奖结果 十三水打牌技巧顺口溜 极速时时彩稳赚的方法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2019 乐乐平台 极速快艇pk10 广东快乐十分直播网站